记忆片段剧情-要三个片段的记忆碎片没看懂

wangluo 2020-07-28 阅读:407

记忆片段剧情-要三个片段的记忆碎片没看懂



记忆片段剧情-要三个片段的记忆碎片没看懂

我来缕1缕,男主有失忆症,它本身不叫凯瑞,他就是那个他回忆中的那个失忆症患者。这个叫约翰盖瑞的人伪造了他的身世,不断的利用他的复仇心里和病情,达到自己的私欲。这次利用他杀掉了1个贩毒的人独吞赃款,男主角穿上了毒贩的衣服,开走了他的车。去了纹身店把自己制造的记忆文在了身上。又在衣服口袋里发现了毒贩留的酒吧卡片。男主角去了酒吧,毒贩的女友知道毒贩和警察见面后被杀,而男主角穿了他的衣服开了他的车,经过毒贩女友的观察得知,男主角的病情,后来经过1系列的谋划和伪造资料,利用男主角的复仇心太,杀掉了约翰盖瑞--男主角自己编造的约翰G。

剧情梗概:25年前电影院一场大火的记忆虚幻又真实,将现今看似毫无关联的人和事紧紧联系在了一起。肖勇,一个警察,在寻找妻子和侦破案件中,与歹徒斗智斗勇;钱庄,一个“逃犯”,擅自转移茂盛公司公款1亿元,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却成为了别人的报复工具;秦朗,一个阳光俊彦,操纵一切的阴谋家,冷冷旁观事件发展的同时,也不得不渐渐被卷入其中。刑警队长肖勇绝顶聪明但不擅言辞,总给人憨憨傻傻的印象,其实在工作中有着惊人的判断力和直觉。为了捍卫国家财产不流失,默默承受着妻子“我宁愿在梦中迷失,也不愿意在等待中哭泣”而离家出走的痛苦,忍辱负重,不负使命。茂盛集团财务总监钱庄利用一起意外的交通事故伪造现场,诈死,悄悄抵达华海,利用手中茂盛集团的财务印鉴,与女友温蓉姗里应外合,将一笔巨额公款从茂盛公司账上神秘转走。茂盛高层得知后大惊失色,但奇怪的是,恨得咬牙切齿的南风等人却严令封锁消息,不愿报案。温蓉姗被神秘摩托车手撞倒,她临终前警告钱庄:“一场危险的游戏即将开始,你一定要撑下去,但不要相信他”。肖勇利用手中的线索追查到华海,钱庄在肖勇的追捕和神秘杀手的追杀下不断的逃亡。在关键时刻遇到了好朋友香港某地产公司总经理秦朗。钱庄有着严重的失忆症,他看着肖勇交给他的小学时代的集体照,忽然一张熟悉的脸跃入眼帘:那是秦朗吗?照片背后所有同学的签名,在那个“秦朗”的位置,赫然写着一个名字-郎勤。钱庄感到一丝寒意,令他毛骨悚然!这可是一件天大的怪事。秦朗不是在美国认识的ABC吗?怎么会又成了小学同学?神秘电话一而再、再而三地打给肖勇,对方对钱庄的行踪了如指掌;肖勇对茂盛高层施加压力,几番交锋后,李白丁终于承认确有巨额资金被转移。至此,一桩重大的金融诈骗案被立案。犯罪嫌疑人钱庄被正式通缉,关键时刻,肖勇与副手董非尽弃前嫌,精诚合作。董非负责严查茂盛集团李白丁、南风的动静,而肖勇则是要将钱庄捉拿归案;

黑板上的记忆从上学开始,教室前总有一方黑板。

在这样的过程中,一直不变的似乎只有黑板左上角写的值日生名单了。

至少我小时候,是颇讨厌当值日生的,看到自己名字“不情愿”地被写在黑板上,免不了愁眉苦脸。

辛辛苦苦做了,还总被老师说“娇气”、“在家里一定没做过什么事”等等。

有一次轮到我值日,正好中午就放假,和其他几名值日生交流了一番,决定统一口径:不知不问不做,反正怪下来也“法不责众”。

赶回学校的路上,我心里有些不安:会不会只有我们的教室还乱糟糟的?

老师很自然地冲我笑笑:“是我忘记说了今天值日生中午要做完值日,大家估计也都忘了。

”我愣了一会,傻傻地点头,然后拿起扫帚和班主任一起打扫教室。

她也只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个子不高,擦黑板也要踮起脚才够得到。

”打扫完,看着敞亮的教室,我心里也有一种满足的感觉,小心地爬上椅子,在黑板左上角的值日生下面写了老师和我的名字。

现在,我总是很珍惜每次做值日生的机会。这样为大家做点什么的机会,其实也很难得。

就像值日生名单只是黑板上的一角一样,那次回忆也只是学校里美好回忆的一角,我很珍惜这一切。

黑板上的记忆是各种各样的,有老师的谆谆教导,有同学之间的争吵,也有求学的酸甜苦辣…

黑板上的记忆使我回忆起了我的校园生活,想起来,是那么丰富有趣,那么多姿多彩!

记忆一:黑板上的名字又到了自习课的时间,黑板又接任了自习课一成不变的任务——记不守纪律同学的名字。

”我忐忑不安祈祷着,心里画着十字架。“吱吱吱,”值日生又写下了一位同学的名字,我猛地抬头一看,心情又平静下来:“还好,不是我们组的同学!

记忆二:老师的板书虽然我已经上五年级了,但那“咯吱咯吱”的版书声,仍在我耳边回荡,原封不动。

语文老师在学校颇负盛名,从她成为我们的代课老师和班主任以后。

她的字写得真好,我更是看得连眼睛都不愿眨。

这我们并不怀疑,她的板书告诉了我们!有一次,老师给我们上课,不知不觉就偏离了话题,讲起了“四大洲,五大洋。

”这六个字,同学们一看,急忙说:“老师,您“四大洲,”“的”洲写错了!

我就是要让你们找错字。”听老师这一说,我们这堂课的气氛又活跃起来了——记忆三:不同的解题方法这一节,上数学课,数学老师在黑板上写了一道题目:“刘大爷用15.

这个养鸡场的面积是多少平方米?”经过同学们的一番讨论,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先算出周长,再算出半径,最后算出面积除以二。

这引发了同学们一场激烈的讨论,有的说对,有的说不对,至今还没有结论。

黑板上还有许多记忆、有酸的、甜的、苦的,辣的多姿多彩,五彩缤纷。

我又路过了那块小黑板,不禁驻足停留,一排排齐刷刷的“10”分中嵌着一个“9”分,显得格格不入。

…理化实验操作技能考试化学试场。每个实验台前都站着一名同学,忙碌但胸有成竹。

加热不一会儿,同组同学的试剂都显出了蓝色,表明待测品是氧化铜。

虽然怀有重重疑虑,我仍决定尊重实验事实,将“碳粉”填上了试卷。

我的预感果然应验,监考老师一路顺风地批着我的考卷,在短暂停留之后,在“碳粉”上打了个大大的叉。

9分,我的理化实验操作技能考试成绩只有9分,在那一排齐刷刷的“10”分中,是那么大而刺眼,又似乎是那么渺小…

身边的同学纷纷作证,我的试剂的确没有变蓝。

结果再次令我咋舌,加热不一会,试剂就显出了欢快的蓝色,在试管中轻飘飘地摆着…

“我还是觉得不对。”我一如既往地坚持着,又拿出了我用来做实验的稀酸。

我屏息,凝视着那张试纸,慢慢浸入试剂瓶——一片浓郁厚重的宝蓝色迫不及待地蔓延开来,直至吞噬了整片试纸,很深,很深。

答案昭然,原来我用来做实验的稀酸,是碱。自始至终我都是正确的。

同学们都觉得黑板上的“9”分应改为满分。而我却只是浅笑不语,就让这“9”停留在黑板上吧,因为,它是我坚持的成果与见证。

不,9分,也可以那样完满。“9”终究保存了下来,同时,黑板上的9分,固执地不肯变蓝的试剂都将被镌刻在我的记忆中,时刻提醒我要坚持,坚持那些不该放弃的,比如那客观的,不容任何人辩驳的事实。

这块小黑板及其他一切,都将是我最引以为傲的记忆,同时,也是激励我走下去的不竭动力。

黑板上的记忆,美好、坚定。“今天是谁擦黑板?

同学们的目光都向我扫来,我从座位上跳起,迅速奔向黑板,拿起黑板擦,用尽我最大的力气拼命地想擦去上节课化学老师留下的笔迹。

完工!我微笑着走向座位,谁知刚坐下,老师便说:“不够干净,等会儿让同学们怎么看啊?

临近上课,同学们都已陆续地回到教室,所有人的目光都像子弹一样向我射来,我仿佛已被击得遍体鳞伤。

刚擦了小半块,老班的声音又在耳畔响起:“你下去吧。

”我可是真心想把黑板擦好而不是和你作对呀!

受了委屈眼泪就不争气地掉了下来。而你却又轻轻地拿起黑板擦,轻轻地拍去上面原有的粉笔灰,轻轻地擦着黑板。

你捂着嘴,眉头微蹙,却只一心想把黑板擦干净,让我们能够更加清楚地看到你的板书。

又是两声咳嗽。时光的碎片慢慢向我飞来,渐渐地,渐渐地拼凑在一起。

母亲也曾是一名教师。那是我很小的时候,很偶尔地听到母亲轻微的咳嗽,起先没有注意,后来她的咳嗽愈发严重起来。

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母亲又咳嗽了,略有些愠意地向父亲抱怨了什么,当时我听得分明。

那夜,母亲的低语随着时光一起散去。恍惚间我看见了自己的母亲,她仍是年轻时的模样。

阳光洒在你微蹙的眉上,乌黑的发丝被白色的粉尘染成了霜。

她一定也曾在家中轻轻地咳嗽过。她一定也曾笑着说没事。

可她选择了我们。后来,再擦黑板,我也是轻轻地,轻轻地,想要拂去那被黑板染白的双鬓上的雪片。

一块黑板,一位老师,还有我的母亲。那便是黑板上的记忆。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