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第四集剧情-第四集剧情求

wangluo 2020-07-28 阅读:170

僵第四集剧情-第四集剧情求



僵第四集剧情-第四集剧情求

第二集基本上都是搞笑的。一开始时是步回忆死前的情景,后面一开场就是他变成魔装少女,然后被学校的人看见了,拿出手机来拍他,他泪奔着说我要毁了。(完全伪娘状)春奈肯定步的实力,也就是让步作为魔装少女来消灭出现的梅洛加。同住一屋檐下很快就混熟了,还帮步做便当。当步一打开,里面全是鸡蛋料理,但是吃起来却非常美味。晚上吃饭时,突然出现一个长发女人--塞拉菲姆,一来就说要一碗味增汤,自我介绍时全是。她来的目的,是希望优可以到忍者村去帮助他们,优没答应,还要步赶走她。塞拉说要做优的仆人,优说仆人有步一个人就够了。塞拉就说要和步决斗,激烈决斗后,步虽然打的伤痕累累,最终还是赢了。(情景很好笑)塞拉说要回去了,一开始步还很佩服她的精神,没想到回到家却看到塞拉比他先“回去”,接着塞拉就决定住下来了并答应做步的仆人,不过以塞拉的气势,步却完全没占上风。有一晚塞拉问步他和优的事,后来步就开始回忆和优的相遇,然后回家时发现有命案发生,进去看时被杀了,然后优把他变成僵尸的事。第二天吃早饭时,说着话的时候,步要求春奈加饭进去,春奈就说了句自己加去死笨蛋,优反应很激动用力拍了桌子,优写到不要那么轻易说出这句话。后面步打圆场,春奈因为傲娇的关系吧,又继续说,就被优打了一巴掌,接着写到死是很痛苦的露出一副很伤心的表情。春奈马上心软,拿出给步的蒸蛋给优吃就跑回房间了。不过最后是搞笑结束~

陈佑振从牢里被释放了,原来是老师交了一千万和解金才让陈佑振从拘留所里出来。

老师揪着他的耳朵,表示他是信用不良的学生,要他一定得通过月末考试测评,否则就找到他的父母将钱要回。

而JB却转移话题,问他是否有钱,可以借钱给他。

JB却表示自己是一个艺人而已,理事长看到这种情况,就让他们在月末搭档。

申海星在练习室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鼓,leon看到后就表示要跟她一起练习。

众人得知leon跟申海星在一起搭档很吃惊。

这时,一对男女生在学校谈恋爱,被理事长抓了个正着。

申海星在不断地看着歌谱,想要跟leon分配任务,但是leon不堪其扰,最后随便画了几笔。

申海星一直呼吸不好,就不听的吹气球,想要锻炼自己。

陈佑振跟JB打篮球,两人一攻一守,陈佑振不断的输,众人看着JB很开心。

老师却以为又是申海星惹了她。申海星找到又在买新衣服的妈妈,妈妈交给她了一份合约让她看看。

妈妈听后就让司机送leon回到了学校。leon等妈妈下车,就认为妈妈身上穿的衣服是假货,试探之下,果然如此,就让妈妈赶紧去买件新的。

申海星看她如此瞧不起自己,就更加在练习,弹着钢琴唱着歌。

JB一上场就引来了很多人的欢迎,陈佑振很不屑的快速走了过去。

理事长明确表示在这次公演中,会有两个学生被淘汰,而淘汰的人会被送往到劣班去,留下的人将会不断的被打造成超级明星。

leon终于回来了,申海星责怪她没有给自己时间彩排,又以为leon是故意想要自己被淘汰。

画家木下桩志的尸体在一处民宅中被发现,同时在场的还有满身是血弹着钢琴的中川优,在优的身上又在一张便条纸写着“是我杀了人”,同时钢琴上还放着一张写有几个潦草音符的乐谱。优因为有杀人嫌疑被带到警察局,优的姐姐纯赶到向警察说明情况。原来死者是纯的未婚夫,而优患有间接性失忆症,即使是刚刚发生的事情,也会马上遗忘,所以日常生活都靠便条纸记录着。纯向警方解释,或许是因为优曾经看到自己和未婚夫吵架,以为未婚夫对自己不好,为了保护自己才杀死了木下,但丹波警官和九十九龙之介通过勘查现场留下来的证物,对便条纸上所记录的优杀人的事实的真实性表示怀疑,认为人并不是优杀的,而是有人利用优的间接性失忆症而杀人嫁祸于优。最终警方逮捕了优的姐姐纯,纯也承认是自己杀死了未婚夫,并且嫁祸于优的,因为优有精神疾病,即使杀人也不会被判刑。纯被逮捕,而优获释,事件看似解决了,但龙之介对于优的便条纸和乐谱仍怀着浓厚的兴趣,在龙之介看来便条纸是优表面记忆的保留,而乐谱又是优另一种记忆的保存。通过对乐谱和便条纸的排列,龙之介发现便条纸几乎每天都有,但是乐谱却缺失了某些日子的,但2004年7月2日有乐谱但没有便条纸。龙之介对这个日子很介怀,于是去询问优,优在弹奏那一天的乐谱时突然情绪激动引发过呼吸症,并且指引龙之介找到一张CD,而这张CD是以前优的钢琴老师八木仁的,龙之介意识到了什么,让助手去查2004年7月2日那天有什么案件发生,而自己和丹波警官一起去找八木人询问。可惜八木仁回答的滴水不漏,找不到破绽,此时研究所的其他同仁也行动起来。首先是发现木下的尸体有被挤压的痕迹,也就是说曾被长时间放在某一狭小空间中;其次尸体发现地点附近的脚印显示的承压能力有两个人那么重,也就是说踩出这个脚印的人有两个人那么重;同时发现当晚进入尸体发现地点附近的车辆中有八木仁的车子。并且在另一个无名尸体案件中复原的尸体是4年前一个入室抢劫的惯犯,在4年前的7月2日左右失踪。

意识到事实真相的龙之介与带来科研所信息的丹波警官汇合,以讯问为由带八木仁来到优的住处。龙之介设下陷阱,让八木仁发现优写有重要信息的乐谱,八木仁意识到这张乐谱可能会指出自己是凶手以后,将乐谱偷偷藏了起来,被龙之介抓到后,说他是做贼心虚。龙之介说出事实的真相,其实八木仁作为音乐家早就江郎才尽,却又忘不掉过去的辉煌,于是偷了优的乐谱,而优因为患有间接性失忆症,所以不记得那些曲子是自己所做。杀死木下的是八木仁,杀人后,木下将尸体藏入自己的轿车,搬运到优的家中,并迫使优写下自己杀人的便条,想这样嫁祸于优,但没想到,优除了留下便条以外,还留下乐谱来记忆。龙之介感到疑惑的是八木仁怎么偷到优的乐谱的,八木仁虽然承认是自己杀的人,但警告龙之介继续询问会打开潘多拉的盒子。龙之介等人去询问被扣押在警局唯一可能知道真相的优的姐姐纯。纯在得知凶手是八木仁以后,承认自己误以为凶手是优,才谎称自己是凶手而包庇优的。而八木仁手中优的乐谱是自己拿给八木仁的。因为5年前入室抢劫犯进入了自己的家,在搏斗中自己误杀的对方,在处理尸体时被八木仁发现,以此为把柄要求为他提供优的乐谱。自己的未婚夫之所以被八木仁杀害,是因为他知道事情真相后,为了自己的幸福去找八木仁谈判,要求八木仁不要再偷优的乐谱,才被八木仁杀害的。纯在坦白真相后,表示愿意承担5年前所犯下的杀人罪,但是龙之介指出优一弹五年前的那首乐谱就会情绪激动,其实五年前犯下杀人罪的不是纯,而是为了保护纯的优。纯最后获释,优应该是免于起诉的,最后还不错的结局。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