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介绍+弃婴-剧情事件割须弃袍介绍电影

wangluo 2020-07-28 阅读:759

剧情介绍+弃婴-剧情事件割须弃袍介绍电影



剧情介绍+弃婴-剧情事件割须弃袍介绍电影

春秋时期晋国,赵氏一家三百余口被奸贼屠岸贾所害,围绕着赵氏孤儿的生死存亡,程婴等人冒死历险,慷慨赴义,与屠岸贾上演了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善良与残暴的比拼。

…在十六年精神与肉体的双重磨难中,程婴身上闪耀着人性的光辉,折射出坚忍、顽强的民族精神。

“十六年啊,我又当爹来又当娘,含悲忍泪,蒙屈含冤,度日如年…

”当舞台上的“程婴”如泣如诉地告白着16年的艰辛与冤屈时,全场观众无不为之动容。

7月16日晚,被戏曲评论界誉为“一部伟大的悲剧”的豫剧《程婴救孤》在首都长安大戏院震撼上演。

每到精彩之处,一阵阵热烈的掌声诉说着观众的心声。

大型古装豫剧《程婴救孤》由中国剧协副主席、河南豫剧院院长、“二度梅”得主李树建领衔主演,其独特唱腔、精细的演出,让京城戏迷大呼过瘾。

《程婴救孤》讲述的是春秋时期,晋国忠臣赵盾一家三百余口被奸贼屠岸贾杀害,围绕着赵氏孤儿的生死存亡,程婴等人冒死历险,慷慨赴义,与屠岸贾上演了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善良与残暴的比拼。

《程婴救孤》改编自元杂剧《赵氏孤儿》。600多年间,这部戏先后被京剧、晋剧、秦腔等多种版本演绎。

“我国传统戏曲为迎合观众‘善终’心理,总以程婴福禄双收大团圆结束,我们则将程婴的结局安排成忠心救孤终被杀害,赋予这个传统剧目震撼人心的艺术效果。

《程婴救孤》通过更深层次发掘原剧文化内涵,注重人性意蕴的拓展,将民族精神、人格力量、理性光辉三者统一,实现了从传统名剧到现代新戏的艺术转换,因而在观众心中引起强烈震撼。

《程婴救孤》由河南豫剧院二团创作演出。该剧与传统剧目《赵氏孤儿》叙述的是同一个故事,但侧重点有所不同。

这出救活了河南省豫剧二团的舞台精品,红遍大江南北、屡获大奖,创造了豫剧前所未有的奇迹。

下文转自豆瓣,很好的一段影评,希望对你有用吧:黑泽明的《罗生门》,人性中赤裸裸的软弱和谎言。

黑白,粗糙,淳朴。直入人心。已经是第三次看。

同时,看到更多的一些东西。一间破殿,陈旧的牌匾,一场大雨,一个故事。

黑泽明的手法独特有力。借着樵夫的口,这个发现命案现场的第一人,在破旧的罗生门下躲避一场大雨的时间里,对一个路人叙述了整个事件。

是一起杀人案。武士牵着坐在白马上的妻子行走山间,与行僧擦肩而过。

他骗绑了武士,强暴了女子。而路过的樵夫发现武士的尸体后慌忙报官。

杀死武士的是强盗,这一点已经确认。而矛盾集中在杀人的动机和凶器--究竟是长剑还是短刀上。

甚至是已经死去的武士,借着托灵的巫婆之口叙说的口供都似无破绽。

强盗并未否认自己杀死了武士。然而他口中的武士与自己用长剑激战二十多回合不幸落败也算是好汉一个,而自己则是一个英勇善战,光明正大的男子汉。

女人承认了自己被强暴的屈辱,并宣称在此之后自己的丈夫,也就是武士对其冷冷的漠视令自己痛苦万分。

但自己因悲伤过度昏厥了过去,等到醒来的时候发现短刀叉在武士的胸口。

此时的强盗早已不知去向。武士托巫女的口述说的又是另一番景象:强盗在自己面前强暴了自己的妻子。

他遂感愤怒万分。此时强盗一把推倒女人并表示不齿,并问武士如何处置她。

带着对她的诅咒和怨恨,武士悲愤地拔出短刀自己剖腹而死。

罗生门殿外的雨依然滂沱。樵夫、行僧和路人依然在檐下等待雨停。

他终于开口,诉说出他亲眼所见的事实的真相。

强盗在强暴了女人以后百般抚慰只要她愿意跟他走。

然而武士是懦弱的,他表示不愿意为她冒生命的危险,并且责问自己的妻子:“在两个男人面前出丑,你为何不自杀?

”此刻强盗说了一句话:“不要这样对待她,她们不是男人,她们无法克制的哭,是因为她们是弱者。

她质问他身为武士却为何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妻子,并且对强盗亦百般嘲讽。

然而,两人的姿势和剑法是多么的杂乱而无章,毫无气概可言。

等强盗回过头来,女人已经不见。事情就是如此。

他说自己不愿意卷入案件。而事实上,只是因为他一时的贪念,偷偷拿走了那柄价值不菲的短刀而已。

“人只是以为自己诚实。”“有软弱的地方就有谎言。

”于是路人说其实本来就是如此。这罗生门附近的鬼魂都觉得人太可怕,所以都不来。

影片放到这里,差不多是结尾了。然而各执一词的真正原因,就是那句“有软弱的地方就有谎言。

人性就是这样阴暗而赤裸地呈现出来,各执一词不如说是各取所“需”--各自所需要掩饰的软弱。

然而往更深一层想,强盗的说词中把武士形容成武力与自己不相上下富有气概的强者,武士的说词中把强盗描述成一个具有男子主义的汉子而自己最终也原谅了他。

然而事实上,这个唯一的女人看清了他们的龌鹾和懦弱,表现出了强势的一面。

她或许是不敢和不能说出真相。黑泽明做这样的安排,或许也是意在表达五十年代初的日本妇女依然低下的地位和男权的强势。

同时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五十年代初的日本也正是昭和时期战后新旧右翼更替的时期。

一个武士,一个强盗,两人的境界应该是有很明显的高低之分。

强盗虽然强暴了女人,而他从一开始对与自己的罪行就毫无否认,并且在女人被武士羞辱的时候他说过那样一句话:“不要这样对待她,她们不是男人,她们无法克制的哭,是因为她们是弱者。

在影片最后,雨当然是停了,天空虽然依旧是厚厚云层,但终究有金色的阳光透射出来。

在叙述了漫长的八十多分钟人性的懦弱和欺骗之后,黑泽明在结尾给了所有人一个金色的美丽希望。

回过头来,有软弱的地方就有欺骗固然是对。然而,软弱从何而来?

如果没有那阵微风,也许那个男人就不会死”。

撩起了马背上女人的面纱,吹起了她轻柔的裙摆。

于是一切发生。仅仅是一阵微风,吹起了他内心最根本最原始的欲望。

人心最深的地方,埋藏了多少阴暗而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阵一阵的微风始终在吹,如同欲念无尽。而每个人心里面的那道阴暗的罗生门又是多久才放晴一次?

很压抑。一个人不敢看。。先剧透了“没有一个二十岁的身体,像我一样。”闾门县令的姘妇这样说着,那狐骚的脑袋上胡乱插着数条棍子一般的发簪,左摇右晃地走到县令面前:“我和缅哥不一样”。说完,用满头的金属刺儿去扎县令的下颚:“痒不痒,痒不痒,痒不痒……”,县令放下正在看的《朱子》,说“阿婴要是失节,她自己别活着回来。……”《阿婴》是部电影,由王祖贤高捷柯一正主演。故事里的阿婴是闾门县令的独生女,阿婴母亲因与人通奸,被父亲判坐“木驴”而死。阿婴在十五年后成人嫁入武家,返娘家途中,被恶贯满盈的采花大盗所侵犯,货郎冼小齐看到整个过程,面对被侵犯的阿婴,小七施以援手,后又被阿婴美色所迷,施以侵犯。阿婴连遭二人迫害,晕厥以后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救下被绑的丈夫,而武状元目睹阿婴被害,非但没有丝毫同情心,反而兽性大发,阿婴一怒挥剑,终于武状元死于阿婴手下。由于闾门县令手下衙役的勤奋,终于查出迫害阿婴的真情,而本剧中所凸显出来的人间鬼冥,却让剧本完成者一直未敢再提。雷同《罗门生》的剧情一般,《阿婴》的故事情节并不曲折,整剧的人物表现力空洞,苍白的演员脸谱,刻板的场景,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观众:“这只是一场戏”。首次见到阿婴,是在她母亲的刑场上,父亲拽住阿婴的手说“妈妈是淫妇,我们不要她。”阿婴眼见着自己的母亲,被两个壮汉抬上“木驴”,年幼的孩子,眼见利器刺穿母亲的下体,看见自己的母亲奄奄一息。阿婴试图喊出“妈妈”,张嘴却无声。“红红的唇,白白的肤,你舞的是浓浓的情,我看见的是白白的骨”这是阿婴母亲死后,道士为送行而唱的歌。十五年后,阿婴再次出场,一身白衣素装,一脸的粉白胭脂,看不见一点血色,手提一篮“纸钱”。“我不会让你再来了”封氏说。“我会想办法让你带我来的”阿婴贴在封氏的肩上,极其妖冶,风情动人,封氏视若无睹。途中,二人在一棵树下休憩,正在洗漱的阿婴被采花贼雄艳瞥见,见其容貌出众,体态优雅,而封氏却对阿婴视若无睹,则上前耻笑“你宁愿啃猪脚尖,也不啃这么嫩的脚?

阿婴的痛哭叫声,引来了过路的货郎冼小七,小七见阿婴遭暴徒施暴,就用货摊上的梳子刮伤了雄艳,雄艳被吓退,后冼小七见阿婴美色,又对阿婴施暴,封氏绑在树上,见到所有。待阿婴醒来,封氏浴火焚身将剥阿婴的衣裳,阿婴一怒之下,将封氏的剑刺向封氏,封氏在极度恐惧中丧命。衙役甲、乙赶来,衙役甲说:“只寻见封氏的尸体”,“看尸体,有深仇大恨,因伤口没有贯穿,死亡时很痛苦,似乎故意要施加折磨。”奇怪的是:没有找到阿婴,现场一个胭脂盒。二衙役通过胭脂盒找到冼小七,小七言说阿婴是名节妇,但被雄艳糟蹋。后,衙役甲又在猪圈找到阿婴,阿婴说自己没有被玷污,丈夫为了保护自己,丧生于雄艳刀下。二衙役又找到雄艳,雄艳说自己强暴了阿婴,而阿婴却连姓名都没有告诉自己,但否认自己杀人。衙役关押了雄艳和冼小七,二人均死在狱中,使此案成为死案,但由于衙役乙的细心,案情似乎有所浮现,而关键时刻,衙役乙也意外亡故。闾门县令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要求阿婴去祠堂让道士招魂,让鬼魂说出事实真相,顿时,冼小七、雄艳、封氏都出现在闾门县令面前,雄艳说“自己还想和阿婴好一万次,不要强暴”,冼小七说“我可以很温柔,也可以很粗暴”手部做着开合阿婴双膝的轻柔与暴戾,封氏坚持自己自杀,而阿婴指责封氏的禽兽行径,自己已然被害,作为丈夫,却兽性泄欲。“父亲,我和妈妈一样,都是淫妇。”至后,阿婴母亲缅哥出现,指责闾门县令:“难道你也要让自己的女儿去坐木驴?”闾门县令不置可否,后道士挺身而出言说自己念想缅哥十五年,并且有勇气跟缅哥走,于是,缅哥、雄艳、封氏、冼小七,还有道士,都消失在一片鬼魅之声中,灯光骤灭,再度亮起时阿婴现在衙役甲前,问“你还喜欢我吗?”衙役甲肯定,并追阿婴出房间,却怀抱了一丝空无。整部剧充满吟叫之声,令人毛骨悚然。于狱中,阿婴索要冼小七与雄艳之性命,让其一浪叫“阿婴”,吃掉阿婴长发,窒息而死,其一被吻眼角,怒目而亡。二者亡故之后,阿婴如傀儡一般,悬于牢房外,转身,再转身,再次转身,似乎这一切,都只是她的一场梦。

于两棵艳丽叶片的阔叶树前,阿婴俯身倚靠,袅娜身姿吸引衙役甲,衙役甲对阿婴表白,阿婴只是换树而倚,并不作答。期间,阿婴发丝乌黑,花裙艳丽,天生丽质俏佳人,与刚出场的阿婴,判若两人,出出水芙蓉般的花容月貌,身下所倚的红叶树,相应拙形。于摆着石桌的庭院中,阿婴调皮的性格,让衙役甲无所适从。“爸爸不会同意,我也不会同意”阿婴这么拒绝着衙役甲。“我想进入”“我想揽入”,“我想……”“我比你高一个头椰”阿婴站在石桌上,在衙役甲背后对他说。“为什么害死衙役乙?”“因为他偷了我的梳子”“为什么杀死雄艳和冼小七?”“因为他让我丢失了父亲的教诲”“为什么杀死封氏?”“因为他不爱我,而两个暴徒,都在行凶后,爱上了我,并且对自己的行为有所忏悔。”事情终于大白,阿婴也退去。关押雄艳的大牢中传来一声声“阿婴,阿婴,阿婴……”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