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中的蒲公英剧情-蒲公英情人

wangluo 2020-07-28 阅读:526

风暴中的蒲公英剧情-蒲公英情人



风暴中的蒲公英剧情-蒲公英情人

第1话王家的三女·樱田茜是个非常怕生的害羞鬼,甚至无法走过无人的监视摄像机。

“必须得去做选举活动才行,但这样的话就会更引人注目,到底怎么办才好!

第2话樱田奏在家里是个稍微有些严厉的姐姐。

冷静又擅于伪装的奏所展现的令人意外的素颜究竟是?

第3话樱田光虽然有些脱线但却非常开朗,在班上是偶像般的存在。

…并非如此,而是努力以吸引兴趣为目标!也因此让哥哥姐姐们感到担心,并获得他们的协助…

。“今天也请尽情期待!”第4话福品君是茜班上的副委员。

“福品君是学生会长!?”高中成员的朋友全员出演。

?第5话樱田岬和樱田遥是双胞胎姐弟。遥总是被岬耍得团团转…

看起来似乎是这样。实际上岬很会照顾人,也受到大家的依赖。

…。“我的概率是绝对的!!”“需要的是分身?

”岬的分身也全员集结!第6话聪明又温柔的樱田葵是大家的姐姐。

这样的葵偶尔也会展露出暗淡的表情。在这表情下隐藏的葵的秘密究竟是?

…!“这样的日常,明明能一直持续下去的话就好了…

”第7话樱田总一郎和樱田五月是人尽皆知的国王和王妃。

…并非如此,其实他们是和众位国民并无差别的父母。

“那个孩子真的很可靠呢。”栞可爱的样子也会在剧中展现!

电视剧蒲公英剧情介绍《蒲公英》故事大纲:夏仲文和张向晴经历了轰轰烈烈的爱情,终于结婚了,婚后,他们生了一对双生女儿,向晴说:雪从天上飘下来,落到地上,变成坚固的冰,冰和雪是一体的,所以,她的一对宝贝女儿,姐姐叫雪,妹妹叫冰,姐妹俩感情亲密,谁也离不开谁。

但幷不是每个爱情故事,都如童话一般,有美满的结局…

仲文毕业后回台湾的生活吃尽了苦头,而向晴,却像永远长不大的女孩,活在父母的蔽护下,夫妻俩的裂痕越来越大,直到无可挽回…

虽然,他们都付出过努力,他们仍深爱着对方,但是,他们都有自己的盲点。

年纪小小的雪和冰,纵有百般的不情愿,也被逼分开了。

…仲文带着小冰离开了台湾,连同父母,辗转又到了大连,可是在大连,仲文生意失败又入狱,撇下只有十岁的小冰,小小的肩膀,挑起了不能承受的重担,冰又要照顾瘫痪的爷爷、又要照顾疯疯癫癫的奶奶,生活过得很苦。

相对地,雪比较幸运。感情受了重伤的向晴,在父母相继过世之后,满怀伤感地带着小雪到台东重新生活,没有生计能力的向晴,在台东嫁了给一个有钱人张石开──一个有父亲感觉的男人,张对母女二人十分疼爱,雪过着还不错的生活。

冰和雪长大了,天涯海角,两人过的生活也是天渊之别──冰和雪同时在十七岁那年遇上了初恋情人。

冰十七岁那年,仲文出狱了,可是,一生中屡遭挫折的仲文,出狱后一蹶不振,终日酗酒。

直到爷爷奶奶过世的那一天,冰接受了酒吧小太保赵全的追求,为了摆脱家庭,她与他同居,可是赵全因为负债逃跑,撇下冰,冰更因为小产而险些丧命。

从此,冰不再对爱情存有幻想。在艰难的岁月里,冰最想念的,就是她的双生姐姐雪,在冰的思想里,她一直怨恨离异的父母,要不是他们分开,她就可以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在爱的环境中长大,不用受这幺多苦。

对雪的爱和思念,是支持冰活下去的最强动力。

在台东农庄里过着幸福生活的雪,终于在她继父离世的那一天,遭受继父的另外两个儿女的排斥,虽然继父在遗嘱里把农庄送给程灏和雪,但一对心地不好的兄妹,不肯就此罢休。

程灏有点意兴阑珊,决定放弃农庄,另寻发展。

程灏独个儿到大连探路,怎料一下飞机,遇上意外,被劫走一切财物,更因头部被打致重伤,生命垂危。

程灏被一年轻人汪博深发现了,送进一所医院接受抢救,而负责救他的主诊医生,正是夏冰。

因为所有财物和证件都被抢走了,院方无法得知程灏的身份。

程灏在医院里躺了两个月,伤势日渐康服,但失忆的情况却毫无改善。

而雪却因为失去丈夫的音讯而忧心如焚,不过,因为母亲肾衰竭,在医院里垂危,她无法马上到大陆去找丈夫。

等到母亲的病情稳定下来之后,雪带着女儿小彤,匆匆来到大连寻夫,可是,人海茫茫,应该从何入手?

雪跑遍市内的大小医院,查问所有病人进院的纪录…

就在这一天,雪来到冰工作的医院,可是她查不到程灏的资料,却遇上了冰。

雪看到冰,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因为心神仿佛,雪扭伤了脚,冰对她作出了关怀的治理。

她们做梦也没想到,对方就是自己失散了多年、思念了多年的双生姊妹!

雪找不到丈夫的下落,失望地离开了医院。不久,程灏可以出院了。

冰带程灏回家暂住。此时父亲仲文因为酗酒过度,已成了痴呆,半疯半傻地过着日子。

雪推测程灏已在大陆遇到了不测,伤心绝望之时,她接到台北的消息,她的母亲瞌然长逝。

失去丈夫、又失去母亲,雪悲痛欲绝,幸好女儿小彤乖巧懂事,在这艰难时刻,成了雪莫大的支柱和安慰,母女俩相依为命。

在办完母亲的身后事,雪带着小彤,再次来到大连,天涯海角,不管是生是死,她一定要查出程灏的下落。

天真烂漫的小彤坚信父亲仍然生存着,不断地鼓励雪不要灰心﹗一次,雪在拉着小彤横过马路时发生了车祸,小彤受了伤,被送进医院。

在医院里,雪和冰再次相遇,两人都觉得对方有种不能言喻的亲切感,加上冰在医院中对小彤照顾有加,令雪感激,两姊妹在不知情下成为了朋友。

冰知道雪来大连是为了寻找失踪的丈夫,对她同情,决定伸出援手,但她怎也料想不到雪的丈夫正是她现在的情人。

冰决定找汪博深帮忙。汪博深的父亲汪东是个公安,或者可以助雪找到程灏的下落。

汪博深的母亲是医院里的护士长。汪博深主修遗传学和生物工程,现在专门研究基因改造食物。

这个完全失忆、过去一片空白的男子,竟然令她放下戒心,不能自拔地再次堕入爱河。

汪博深在程灏的出现之后,仍然难以放弃对冰的爱,从单恋变成苦恋,明知没有结果,就是放不下。

汪东提议登报寻人,雪交出自己跟程灏和小彤的合照。

真相终于大白,雪要找的丈夫、小彤的父亲,竟然就是“他”!

不过,程灏对雪和小彤全无印象。对于过去的一切,他已经没有丝毫的记忆。

造物弄人,就在同一时间,因为冰所收藏的一张儿时与雪的旧照,冰和雪知道了对方就是失散了多年、思念了多年的双生姊妹。

三个人陷进了极度的矛盾和痛苦当中。灏虽然无法记起以往的一切,但为了小彤,为了责任,他只好痛苦地离开冰,并在汪博深的协助下,悄悄地跟雪回台北的家。

冰无法承受她日夜思念的姐姐,居然狠心地抢走她的爱人,她更无法接受,对她作出承诺的程灏,居然背叛了她,她赶到机场,但一切无法挽留。

冰恨透全世界,她恨雪、恨程灏、更恨汪博深做为帮凶,联手欺负她﹗冰自此一蹶不振,整天泡在酒吧里,自暴自弃,此时此刻,她终于体会到父亲当年为何酗酒的心情。

幸好,汪博深无怨无悔地守在冰的身边,照顾她,暗中保护她,任由冰对他唾骂,他也不放弃她﹗回到台北,雪发现丈夫虽然在自己身边,但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他,对程灏来说,雪只是一个初相识的女人,虽然他拼命地回忆以前,可是记忆还是一片空白,虽然他不忍心伤害眼前这个他曾经爱过的女人,他更不想伤害五岁的小彤,可是他无法抑制自己去思念冰。

雪当然也想到冰,这个她从小想念、一直希望可以再见的双生妹妹,如今重逢,竟然会是这种局面,雪对冰歉疚、不安。

三个人都陷入痛苦之中……尽管很不舍得,雪还是决定让程灏离开,让他回到冰身边。

雪带着程灏回到大连,程灏内心非常矛盾,可是,面对天真无辜的小彤,程灏不忍心离去,临走时,他在小彤耳边轻轻地答应她,爸爸一定会回来。

到了大连,因为舟车劳顿、心力交瘁,雪不支病倒,医生报告,雪患上了白血病。

可是,此时的冰,让全世界以为她已经冷漠到毫无感觉的地步,就连汪博深也看不过眼。

但没人想到,冷漠的冰此时比任何人都痛苦和脆弱,终于,冰偷偷地到医院,捐出自己的骨髓救雪。

冰的骨髓进入雪的体内,两姐妹流着相同的血液,两人躺在病床上,互相看着对方,所有的情感一涌而上,此时,再也没有任何的障碍能把她们分开。

两个女人都不忍心夺走对方的所爱。程灏也无法在两个女人中作出选择。

程灏在贫脊的山区中住了下来,幷且开始下田耕种。

他在当地成了农民的老师,教导他们用新的科学方法去耕作。

他打电话给汪博深,希望得到汪博深的协助。汪博深兴高采烈地跑到山里去找程灏。

小彤因为想念爸爸,嚷着要一起去,雪邀请冰一起到农村分享他们的研究成果。

程灏跟小彤在农村相处的这段日子,令他恢愎了好些记忆。

…这一天,农村突然下起倾盆大雨,程灏仍在田里工作,小彤在家里担心爸爸,她要为爸爸送雨伞去。

汪博深和当地的农民救出程灏,可是这时程灏已经失去知觉,他们当晚立刻把程灏送到大连市里的医院。

冰疯一般地直奔手术室,如果上天能够眷顾这个男人,留他一条命,她愿意付出一切,只要他能活着,甚至要她离开,去成全他。

程灏的心跳越来越衰弱,渐渐地成了一条直线,归于停止…

当一切事过境迁,冰留下一封信,背着行李,踏上另一段人生的旅途,她爱她的姐姐,她爱程灏,只要她爱的人都过得幸福愉快,世界就是那幺美好﹗夕阳下,她瘦削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

汪博深告别程灏和雪,无论冰走到哪里,哪怕是天涯海角,他一定会找到她,他相信自己终有一天能感动她。

程濑带着雪,牵着小彤,走在春天的桃花林里,他们的心里都载着冰,就像从来没有分开过…

午夜凶梦》由一段恐怖且诡异的噩梦拉开帷幕。

而当夜幕降临,她又成了深受怪梦侵扰的病人。

一天,方蕾巧遇大学时的密友安琪拉,随之一同出现的还有安琪拉的老公周峰--方蕾的初恋男友。

随后的日子里,怪事接二连三地发生在方蕾身边:午夜回家被诡异女孩贴身跟踪、路上无缘无故差点被车撞…

方蕾的生活陷入了一团阴冷而又诡异的迷雾之中。

就在被噩梦逼得无路可退之时,无意间闯入方蕾生活的设计师王权,逐渐成为她生命中的幸运星,不仅帮助她驱逐了生活中的骚扰者,甚至将她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