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女生曰记剧情-朝鲜李算时期

wangluo 2020-07-28 阅读:141

朝鲜女生曰记剧情-朝鲜李算时期



朝鲜女生曰记剧情-朝鲜李算时期

李氏朝鲜对明朝采取事大政策,而对于日本和满洲政权则采取敌视的态度。所以在明时朝鲜用明朝的年号,在清时朝鲜用干支纪年法,只有在出使清朝时才会用清朝的年号。原因很简单,朝鲜尊明朝为华夏正朔,常称自己为小中华,至于清朝的满洲政权只不过是蛮夷而已,由于清朝武力的威胁,朝鲜后来被迫成为了清朝的属国,但和明朝比起来,一个是自愿的臣服(文明的向心力),另一个是被迫的臣服(武力的威胁),孰优孰劣,一看便知。说起朝鲜对明朝的热爱,还有一个例子,在明亡后,朝鲜君臣还秘密祭祀了明朝诸帝几百年,直到大韩帝国成立。

金德曼(朝鲜语:선덕여왕,?-647年),号圣祖皇姑,亦称善德王、善德女王,真平王金白净长女,母王妃摩耶夫人金氏(葛文王金福胜之女),新罗国第27位君主,632年-647年在位。

金德曼性格宽厚仁慈,聪明机敏。真平王五十四年(632年),其父真平王去世,因真平王无子,国人于是拥立金德曼继位,上尊号为圣祖皇姑,成为新罗国第一位女性君主。

善德王三年(634年),改年号为仁平。善德王十六年(647年)八月,金德曼去世,谥号善德,因此故称善德王或善德女王。

因无嗣子,由其堂妹真德王金胜曼继位。继位金德曼性格宽厚仁慈,聪明机敏。

执政善德王元年(632年)二月,金德曼以大臣乙祭执掌国政。

十二月,派遣使者到唐朝朝贡。善德王二年(633年)正月,金德曼亲自祭祀神宫,并且大赦天下,免除各州郡的一年赋税。

八月,百济侵犯新罗西部边境。善德王三年(634年)正月,金德曼改年号为仁平。

善德王四年(635年),唐朝派遣使者册封金德曼为柱国、乐浪郡公、新罗王。

善德王九年(640年)四月,金德曼派遣新罗子弟于唐请入国学。

善德王十二年(643年),新罗遭到高句丽、百济的攻打,金德曼派遣使者前往唐朝,请求唐朝派兵援救,正逢唐朝皇帝唐太宗李世民亲征高句丽,李世民让新罗率兵以分散高句丽的兵力。

善德王十四年(645年)五月,唐太宗亲征高句丽,金德曼发兵三万以助。

去世善德王十六年(647年)正月,大臣毗昙、廉宗谋反,幸运的是并未成功,不过金德曼却在此时去世,谥号善德,唐朝追赠她为光禄大夫。

因无嗣子,由堂妹真德王金胜曼继位。

黃真伊(諺文:황진이,朝鮮漢字:黃眞伊,約1506年—1544年),韓國李氏朝鮮時期女詩人,亦是一位著名的妓生(藝妓),別名真娘(妓名明月명월),京畿道開城人,為進士之女,開城名妓,貌美多才,善詩書音律墨畫,與宋純等當時文人、碩儒以詩酒交流。她的一生頗富傳奇,曾誘惑在天馬山修道成佛的知足禪師,讓他破戒;又誘碩儒徐敬德(1489-1546)不果,與之結為師徒。與理學家徐敬德、松都景點樸淵瀑布並稱為『松都三絕』。她作有大量『時調』(可惜流傳下來的只有六首)與漢詩。作品基本上以描寫愛情為主,擅於借助自然現象,巧妙描繪愛情。藝術手法奇特、含蓄,頗類十七世紀善用曲喻的英國玄學詩派,讀後讓人回味無窮……」當時為了搜羅有特色的各國情詩,我上網找尋資料,訂購新書,遍覽(己有之)群籍,重複讀到她的幾首「時調」跟生平大要,驚為天物,即刻費心譯了兩首。適友人謝明勳同為中國文學博士的韓籍妻子張貞海女士來花蓮小住,我趕緊出示譯稿,向其請益。我記得在花蓮美侖飯店一樓西餐廳,當我脫口唸出我譯的第一句詩時,她即刻以韓語背出第二句,讓我彷彿受電擊。她說黃真伊,「韓國的李清照」,她中學老師的最愛。韓國中學課本裡選有她的詩。以李清照比,意謂黃真伊是韓國女詩人之冠,但我不解為何出身上流家庭的她會走入妓院。她的回答同樣讓我嚇一跳,至今猶然心動。黃真伊為妓的理由眾說紛紜,許多許多年來,各種稗官野史文學戲劇作品不斷鋪陳出新的情節,其原型大致如下:十五歲時,黃真伊絕美的相貌引發鄰近一位青年對她痴戀,因階級有別,無法成真,男子遂相思抑鬱而死。出殯日,棺材經過黃真伊家門前忽然停止不能動,黃真伊聞訊,即以自己最珍愛的襦裙覆蓋其上-當天張貞海女士跟我說的是她當場脫下身上所穿的紅裙-棺材於是動了。受儒教制約尤烈於中國的古代韓國自然不能接受如此驚人之舉。黃真伊-一說因青年之死自責,一說因此事解除了與另一貴族青年之婚約-遂出走為妓。黃真伊與鄰居青年階級有別,妙的是有的說女尊男卑,有的說男尊女卑。

我的譯註說她生年不詳、死於1530年,我也看到其他說法,說她約活於1506至1544年(這剛好是李朝中宗在位期間),或者1502至1536年。一般認為她大約活了三、四十歲,與歷史劇名女醫大長今同時代,但比她稍晚生。她出生的開城在今北韓南部,近南北韓邊界,當時名為松都,曾是李朝首都。她的父親(黃進士)屬於韓國傳統身分制度中最高的「兩班」(貴族、地主、士大夫)階級,而她的母親有說是姓「金」,出身富裕家庭,也有說是盲女或盲人之女(盲妓陳玄琴),屬於最低的「賤民」階級。其母是側室(黃進士之妾,因此她是庶女),庶出的黃真伊因此身分低降,鄰居青年若屬兩班,那就是男尊女卑。也有說因為其母是賤民,根據「從母法」而走上妓女之路。


评论(0)